渝医战疫日记|奋战12个小时后我值完了在孝感的首个夜班

时间:2020-02-02 13:25:04 作者:admin 热度:99℃

钟林桂。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

重庆市市级医疗队队员、重庆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钟林桂

1月31日 孝感市中心医院 晴

今天是到孝感的第六天,从30号的晚上八点到今天上午八点,我值完了在孝感的第一个夜班。长时间的工作让我有点饿,在隔离病房值班室的凳子上简单地吃了一个鸡蛋,便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宿舍。

孝感的风吹得人格外地冷,就像孝感的疫情一样,让人格外揪心。到达孝感后,我们所在的重症组被分成了三组,每组包括医护人员有20人,白天每组人员值班6个小时,晚上值班12个小时。每一组负责危重病区一层楼,每层楼大概35张床位左右,我是重症一组的队员,负责的病区在一楼,这一楼是整个隔离病房里病人最多,也是病情最重的,有的病人甚至需要机械通气。隔离病房距离我们休息的宿舍只有5分钟路程,但是,下班却需要花上近一小时的时间,我们需要仔细地脱下防护服,清洗各处,然后才能回到宿舍,事关生命安全,容不得半点马虎。

钟林桂身着防护服。受访者供图 华龙网发

为了节约防护服,我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少喝水,如果晚上八点上班,那么我们下午四点以后就会开始少喝水,晚上的晚饭也不会选择喝汤。值完整个夜班,交完班脱防护服及自身消毒洗澡后,基本上就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九点半了,回到宿舍处理完衣服,睡一觉再准备接下个班。

说实话,四个人负责32张危重床有时候确实会忙不过来,但是我们都会互相鼓劲,互相支持。整个上完班下来,我的衣服几乎全部湿了,护目镜里面很多汗水,很多时候都会模糊双眼看不清记录,最后脱防护服后,我的整个面部都是口罩的压痕,被同事说我的脸部已经成压疮,不过是最美的压疮。

华龙网-新重庆客户端记者 唐雨 冯司宇/整理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26887757@qq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